浦中總裁訪談

Uranaka

總裁
Katsumi Uranaka

2017年4月1日就職的浦中總裁,在本次訪談中,談到今後對Gigaphoton事業的想法、對員工的期待以及對個人的夢想等。

-Gigaphoton提出了「Challenge for NEXT Growth」的口號,並將2016年度定位為「第二創業期」。請教您這句話涵蓋的願景以及今後的展望。

好的。Gigaphoton目前為止的事業主體,都集中在半導體用準分子雷射(以下稱光刻用雷射)。然而,今後將不侷限於此,像是擴展EUV(極端紫外線光源:被稱為「次世代光刻光源」),或是在與目前領域截然不同的應用準分子雷射的新事業「GIGANEX」。EUV在去年終於達到期盼已久的輸出250瓦以及轉換功率(相對於輸入的輸出量)5%,客戶對此也深具期待。2017年,我們計畫會將EUV介紹給客戶。此外,關於新事業「GIGANEX」,在去年3月,針對FPD(平板顯示器)這個新領域的退火用準分子雷射終於得以出貨,之後出貨訂單也在增加中。如此一來,定位為第二創業期的2016年度以後,將以光刻用雷射、EUV、GIGANEX這三大項為事項棟樑,朝向我們未來的成長挑戰。此外,2017年7月新廠完成後,產能也將更為提升。這些都代表邁向下階段成長的挑戰。

―感覺是可以明確看到Gigaphoton未來事業的訪談內容呢!
您說,今後的種種挑戰,還是以光刻用雷射事業為根基,那麼,請教今後打算如何開展呢?。

這幾年Gigaphoton在光刻用準分子雷射領域受到許多客戶的信賴,因此全球市占率達50%以上。然而,我們並不以此自滿,經常檢視現況,不斷地「改善 (KAIZEN)」,為能更速迅地供應客戶更優良的商品與服務而努力。這些努力的累積,希望能成為對客戶而言「不可或缺的企業」。我們希望像這樣建立起與客戶間win-win的關係,與客戶共同持續成長。

―據了解,光刻市場已經從成長轉變為成熟,對此您將如何發展呢?

幾乎沒有什麼事業是能夠永久持續的。的確,我們對於這個市場即將見頂並非無感,但藉由IoT、進軍中國來擴大客戶等因應,相信在成熟期的現階段還是有事業發展的可能,本公司也不會錯失機會,將會穩健地持續成長。

―您如何看待前往中國的發展?

先前也提到過,現在有許多客戶計畫在中國的大型投資,未來會是持續成長非常重要的市場。其中,我們將配合客戶的事業腳步建立無縫接軌的服務,以萬全的態勢透過支援,對客戶的順利生產做出貢獻。中國的事業腳步迅速,首先要致力跟上腳步才是最重要的。

―浦中先生接任總裁後,希望今後Gigaphoton發展成什麼樣的企業呢?

首先,希望成為具有速度感的企業。希望無論對任何事物都抱持著「凡事不要想太多,先做看看」的態度。換言之,就是抱持著速度感,勇敢地嘗試錯誤。這是因為,若比別人快三倍的速度,即使失敗了兩次還能補救得來。舉例來說,某個問題必須在六小時內解決不可,若花上六小時的話就只有一次機會,但若兩小時就能因應的話,還有兩次重來的機會。雖說,若是有自信耗費較長時間可以做到絕對沒問題的話,花時間做一次的嘗試也無妨;但若沒有自信的話,那麼在相同的時間內,加快速度,爭取更多次的機會更好。在反覆操作的過程中,下次改善這裡,再下次這麼做,由此產生出智慧與改善。這個過程很重要,我認為這麼做,就會產生良好的結果。另外,還有一項就是資訊傳達的速度。確實地整合組織間的部門,如同一個部門般地快速傳達意思。這就是迅速運作的祕訣。特別是在這個業界裡,迅速就是關鍵。昨天還說要購買的,今天卻說不要了,經常也是有這樣的情形。因此我希望能經常抱持,不迅速因應變化的企業就無法在競爭的世界中存活下來的意識。

―資訊傳達的速度提升上,有什麼必要的作為嗎?

基本上,管理階層的判斷速度要快。因為判斷就是管理階層的工作。還有,在特定管理階層無法判斷的案件,就迅速地上報主管。該主管仍無法判斷時,再往上級。像這樣的流程順暢運作非常的重要。其中,特別重要的是「無法判斷」的事如何儘早地往上傳達。指的不僅是事業,從守規的觀點來看也很重要。不良資訊的流傳就像燎原的火災般,最初問題還小時不迅速應對,明明是馬上可以解決的事,卻因為在某個環節上停滯而使得火勢逐漸擴大,經常這樣的問題傳達到高層時,已經演變成大問題了。此外,好比說,有公司對於發生的大問題,規定四小時內要通報到高層,這樣在尚未釀成大禍前一定能獲得解決吧。這就是資訊傳達速度的重要性。另外,掌握關鍵的就是中間管理階層的這群人,因此提升他們的程度及危機意識變得非常重要。

―您對員工有什麼樣的期待?

要說到期待的話,就是希望無論在哪個位階都能抱持專業的意識與自豪,工作上總是誠實地面對客戶。客戶期望的產品、如何才能提高滿意度,希望員工行動時經常以此為念。還有就是要經常留意安全、健康與守規。這些基本的內容是最重要的內容,希望員工們都不要忘記忽略了。為達此目的,公司就要提供讓每位員工都滿意、易於工作及勞動的環境。

―最後請浦中先生談談您的夢想。

uranaka3a

想去南極看企鵝呢(笑)。年輕的時候,受到西堀榮一郎(第一次南極觀測隊副隊長兼越冬隊長)先生的著作影響,就一直想去南極看看。以前小松曾經製作南極觀測隊的雪上車,每年會派人前往維修保養,我想那樣的話就能去南極了吧,這是我應徵小松最大的動機。實際通過入社測驗,接受經營階層面試時提到這件事,卻被回答說:「小子,很可惜那工作已經有特定的人了,所以很困難哦。」(笑)現在我只能期待退休後來實現,什麼時候才能近距離親眼在南極看到幾萬隻的野生企鵝,就是我現今的夢想。夢想實現時,我會拍照片上傳到臉書哦(笑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