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中董事訪談

Satoru Tanaka

董事 專務執行長
Satoru Tanaka

曾任PT Komatsu Indonesia副總裁的田中董事,於2015年就任GIGAPHOTON董事。我們深入訪問CFO(財務總裁)田中董事,請他談談GIGAPHOTON的魅力、全球化事業間接業務部門的作法以及個人的夢想等。

―田中先生,您擔任GIGAPHOTON的董事至今大約已經過了2年,請問您對GIGAPHOTON印象有什麼改變呢?

是的,首先是2年前剛到任時,出席了形形色色的會議,會議上總是討論得非常熱烈,當時我覺得這是一間風氣開放的公司啊!總結一句就是「不畏縮」。一般來說,經常可見到大家為了要顧及上下關係,於是在會議中無論有誰發言,大家都會表示贊同,然而在GIGAPHOTON裡,即使是課長,也能經常毫無顧慮地和總裁展開論戰,令我印象非常深刻。還有,我也曾經覺得這間公司在事業領域上來說,是家相當幸運的公司,能夠在準分子雷射這個行業裡,倖存的競爭對手只有1間公司的狀態下,建立自己獨特的事業模式,而且確實產生利益。我想,從外人看來,多半會覺得是一間令人稱羨的公司。不過,經過一段時間瞭解公司內部,得知公司的歷史,就覺得過去公司應該經歷過許多酸甜苦辣吧。像是在與另一間公司合資的時代裡,兩間公司辛苦磨合,而且創業初期也曾有過在業績上吃苦、人事棘手的時期吧!經歷過這段時期的同仁非常辛勞。經過那個時代後,能發展出像現在這樣人人稱羨的業務,實在是不簡單。還有,我也強烈感受到,雖然這是一間尖端技術的公司,卻不會一面倒向技術。我想,這是因為負責業務和客戶支援(以下稱CS)的同仁,願意誠懇地面對客戶與人際往來。

―您覺得GIGAPHOTON的強項是什麼?

首先,生產半導體光刻用準分子雷射的公司,在日本只我們公司。與其說是我們贏得競爭,倒不如說是在知名企業投入這項產品又撤出時,我們公司一直百折不撓地開發,終於確立起技術形成一項產業,這點值得自豪。第二點是客戶的支援服務全由公司內部處理,讓開發與CS有效結合。怎麼說呢?比方說,偏重技術的公司往往都是生產出良好商品就結束了,大都將客戶支援委託給別的公司。如此一來,就會拉大客戶現場與開發之間的距離,要接收到客戶的心聲十分費時。就這點來說,由於GIGAPHOTON連客戶支援也自行處理,因此CS接獲客戶心聲後可以直接傳達給開發,作為下次開發商品的參考。接到客戶端的投訴或建議,甚至是失敗,都能成滋養公司的養分。這點可以說是一大強項,當然也有許多辛苦之處。

―GIGAPHOTON的客戶多半是國外的企業,田中先生也曾長年待在印尼,您認為展開全球化事業的重點是什麼?

首先,我們的事業中心不是在日本而是在國外推展,一定要有這樣的認知。開發、生產、管理確實是在日本從事沒錯,但商務的最前線──業務與CS活動,現在主要都是在國外。因此,日本的員工無論是在小山還是平塚,都要隨時放眼世界,最重要的就是要培養全球化觀點。

―具體來說,像是哪些事呢?

像是以負責間接業務的同仁來說吧,最好應該要更習慣國外的會計和總務,隨時從國外據點取得重要的資訊。所以說,身在日本的我們,必要以和國外據點一起推動事業的心情,為了順利運作而一再不斷地「動員起來」。即使語言不通,不瞭解法律、制度、思考方法、習慣或文化……即使如此,只要據點機能未能順利運作,我們就要有從日本奔去一同解決的心態。融入當地,即使被質疑多管閒事,也要動員起來。我覺得若不這麼做,就會錯過機會。我們應該更加意識到全體員工能更輕鬆地與國外夥伴交流溝通,實際身處那樣的環境中。由GIGAPHOTON的事業內容及公司規模來看,我覺得可以再做得更好。

―負責間接業務的同仁也要和業務、CS同樣放眼國外,是這樣的意思吧?您對於業務還有其他什麼建議嗎?

我從以前就思考著:「間接業務謹守三項原則,就能成就傑出工作。」第一項是遵循法律,第二項是正確的工作,第三項是順暢地做事,而前兩項是理所當然的。以堅定的立場老老實實地遵循法律,只要行為上稍有差池曲,就會削弱自己的工作氣勢,讓他人有攻擊的餘地。此外,正確的工作則可以贏得對方信賴。然後是順暢地做事,指的是順暢產生的利益。舉例來說,減少存貨,只保有必要的物品,如此一來不但減少報廢與運送的費用,保管費也減少了,同時還省下保養的工夫、資訊等額外的成本。另外,不止是成本,順暢地做事也包含及早作出決定、縮短資訊傳達的時間,因此還會產生許多見不到的利益。間接部門建立起讓四處停滯的物品流動順暢、瞬時間傳遞資訊的機制,整個公司就能順暢運作。例如改善簽核申請的文件格式,透過種種努力讓工作變得順暢,減少額外的成本、時間與工時,也能提高理解的容易度。這就是我認為的間接業務「產生利益的工作」。
工作就是從某人那裡獲得資訊,經過自己加工,再傳遞給另外的其他人。因此,要想整體運作順暢的話,不僅是自己的部分,也要理解上游的工作,如此一來,訊息自然就傳達到自己這裡來,如果慢慢吞吞,自己就難以取得資訊,這時候就要和對方一起思考什麼原因導致延遲。相反地,下游的人員若是對自己的工作有所不滿,就要去詢問是什麼原因、早1天提出的話是否會更好等等。換句話說,除了自己的工作之外,也要理解上下游的工作,對他們的工作要有多點管閒事的心態,也就是「動員起來」的重要性。我很喜歡這個詞彙,因為大家動員起來的話,公司整體就會運作得更加順暢。在自己業務領域以外也能果敢地「動員起來」,不只是自己的部門,也能促進公司整體順暢運作。當抉擇上有所猶豫時,我希望同仁選擇能隨時讓事物能順暢推動的那個方式來做。

―最後想請教田中先生的夢想?

現在我很熱衷音樂。最近這5年左右,我加入約有20人的爵士大樂團,我負責吹奏中音薩克斯風。以前我都是自己一個人吹奏樂器自娛,但現在還能吹奏給別人聽,感覺相當新鮮。每年我們會舉辦1次定期演奏會,除此以外還有在各地的爵士嘉年華,有時我也擔任職業歌手的伴奏樂隊等,每年會有四、五次站在舞台上。我的個性是三分鐘熱度。我也曾被家人說,可能是因為不夠靈巧的緣故,只要稍微學會就擱下了,不過只有樂團活動能夠這樣長久持續。其實在舞台上演奏時,自己吹奏出的聲音或周圍的聲音,並不能聽得很清楚。在這樣的狀況下,團員們齊心讓音樂合拍,那種感覺真的很棒。還有觀眾們的掌聲也是很大的鼓勵。這麼好的事,以後我也想要繼續下去(笑)。我希望能把自己的特色發揮得更好,表現得更豐富些。與其說這是夢想,倒不如是我的慾望吧(笑)。